美文欣赏

耳畔的声

雨落本无声,听到的只是坠落的灵魂在呜咽。不知会有多少个窗下听雨的午后,在初春、在夏末、在秋风乍起时、在未成雪的日子。一点点微微细声,敲着渐已迷蒙的窗,划下道道生的轨迹,没有尽头一样,绵延在我湿润的眼。雨蒙间又有多少挣扎绵延如这细声的生命,在潜行,在摸索。寻那一条回去云端的坦途。细声回旋,像在欢笑,又好似哀怨,听不清。我勉强地平静着,佯装一副漠然。

爱好

版权所有